CML的靶向医治开始于格列卫(gleevec)、伊马替尼(imatinib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疗效
摘要

  在慢粒白血病(CML)的医治中,BCR-ABL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TKI)是主要的医治策略,目前TKI药品以从一代的格列宁(格列卫)( 伊马替尼 )发展到了二

  在慢粒白血病(CML)的医治中,BCR-ABL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TKI)是主要的医治策略,目前TKI药品以从一代的格列卫(gleevec)(伊马替尼(imatinib))发展到了二代尼洛替尼(达希纳)(尼罗替尼)、施达赛(达沙替尼),并向三代迈进,比如普纳替尼(ponatinib)。格列卫(gleevec)作为全球第一个针对BCR-ABL靶点的靶向药物,拉开了肿瘤TKI靶向医治的序幕。

  据了解,格列卫(gleevec)由诺华研发,于2001年5月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批准面市,2001年11月获
CML的靶向医治开始于格列卫(gleevec)、伊马替尼(imatinib)
欧洲药品管理局(EMA)批准面市,后于2002年进入国内,成为慢粒白血病的一线使用药,在电影《(系统自动过滤词)》上映后引发了市场高度关注。由于格列卫(gleevec)的价钱太贵,不少患病者都是服用印度格列卫(gleevec)仿制药物。目前,伊马替尼(imatinib)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,中国仿制药物也自2013开始不断获得批准——豪森药业“国内产格列卫(gleevec)”(商品名“昕维”)2013年获得批准,并在2020年成为该药物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;

  正大天晴“格尼可”于2013年获得批准,2019年通过一致性评价;石药集团欧意药业“诺利宁”则于2014年获得批准。从市场占比看,“格列卫(gleevec)”份额占到80%以上,随后是豪森药业的“昕维”约为12%,正大天晴的“格尼可”约为3%,石药欧意的“诺利宁”占对比小,不足1%。除上述四家分割者外,药友制药、齐鲁制药、信立泰等众多制药企业纷纷加入“国内产格列卫(gleevec)”的竞争格局中,不容小觑。

  敬请保留本站客服微信,以备不时之需。  格列卫(gleevec)  glw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哪里有印度ERBITUX购买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