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马替尼(imatinib)、格列卫(gleevec)真的是医治慢粒性白血病的好药吗?-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疗效
摘要

  在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电影当中的格列宁所“扮演”的必然是抗癌好药——格列宁(格列卫)。它的欧洲商品名为Glivec,美国商品名为Gleevec,实际的药品分子

  在《(系统自动过滤词)》这部电影当中的格列宁所“扮演”的必然是抗肿瘤好药——格列卫(gleevec)。它的欧洲商品名为Glivec,美国商品名为Gleevec,实际的药品分子名为伊马替尼(imatinib)(Imatinib)。格列卫(gleevec)的确称得上是一种“好药”:病人对这种药品的响应率几乎为百分之百;长期吃不会产生耐受药物性;能够医治的疾病范围不断扩大。更重要的是格列卫(gleevec)居然把生存希望不大的恶性肿瘤变成了服用药就能控制的慢性病。

  首先,得介绍一下格列卫(gleevec)主要医治的这种恶性肿瘤——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(chronicmyelogenous leukemia,CML)。所谓白血病,即是血癌。癌细胞是积累了很多基因突变的细胞,可以无限增殖;详细到CML上,病人血液中出现基因突变的细胞是各种粒细胞。粒细胞是白细胞中的主力,比如占比最高的中性粒细胞可以占到全部白细胞的40%到70%。中性粒细胞是我们免疫系统负责天然免疫的主力军之一。当你的身体出现损伤时,中性粒细胞能够在一二十分钟之内到达损伤部位,吞噬入侵的病原体等异物。

  血细胞主要都是在骨髓中“生产制造”出来的,在CML病人的骨髓中,造血细胞出现了异常,不受控制地生产出了大量的粒细胞。如果事项仅仅是这样,问题还不至于太过严重。但是当这种恶性肿瘤发展到急变期之后,骨髓内的粒细胞急剧增多,挤压了正常造血细胞的生存空间。要知道,我们血液中的各种血细胞的生存时间都是很有限的,比如红血球的生存时间就是不到四个月的时间。因此,这些血细胞都需要时常补充再生。那么当CML病人的正常造血细胞降低时,身体必然就会出现各种严重的病症,包括免疫机能的丧失,最终导致病人的去世。

  慢粒性白血病是一种严重的恶性肿瘤,因为这种病发生在详细的组织或器官上,外科手术切除或是有针对性的放疗与化疗通常就能解决问题。但CML却是发生在骨髓中以及血液中,根本无法用上述方法医治。在本文的主角“好药”格列卫(gleevec)现世之前,CML唯一有效的医治方式就是风险较高的骨髓移植。这也是很多国内产电视剧中常见的桥段,其中的困难与凶险恐怕大家都耳熟能详了。如果无法通过骨髓移植来医治,那么CML的寿命只有3到5年左右。可以采用的药品医治主要是吃干扰素,但也只能将其中20%到30%病人的生命增加1年而已。

  详情请到 医疗 /news/

伊马替尼(imatinib)、格列卫(gleevec)真的是医治慢粒性白血病的好药吗?-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印度胰腺癌药哪里有售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